快訊
《戰紋》公布免費DLC“雙重麻煩”適用所有平臺
51分鐘前
CDPR開展賽博朋克攝影大賽頭等獎可獲四千美金
53分鐘前
《壁中精靈》開發商:暫無DLC計劃但不排除可能
1小時前
《奇異人生2》實體版正式公開含1-5章全部內容
1小時前
《迸發2》評測:科幻城耶利哥的截肢之旅
2小時前
潮文論金:10.15現貨黃金、原油、中長線及短線交易策略!
2小時前
張夕晨:今日黃金價格怎么看?黃金還會漲嗎?
3小時前
劉敬燦:10.15午間黃金投資該怎么操作我來教你
3小時前
NBA復播,但是今天我們要探秘新速派的一天
3小時前
投資老師喊單爆倉,黑平臺還無法出金怎么辦?
3小時前
歐陽宏通:黃金反彈無力現價95空,原油單陰難轉勢53.00多
3小時前
《寶可夢劍/盾》下載容量公開GO皮卡丘/伊布的兩倍以上
3小時前

相聲和脫口秀很像 但李誕不會是下一個郭德綱

轉載 2019-10-02 08:07:35

來源:品玩 巫冬

“脫口秀作為相聲的叔伯兄弟曲種,將來肯定在中國能打下一片天地。希望咱們聯手把中國語言類的笑的藝術給發揚光大。”

這是于謙在《脫口秀大會》第二季總決賽結尾做的總結陳詞。這段話出現得無比恰當和完美——對這兩門表演形式相近喜劇的希冀,由于謙老爺子,在脫口秀的綜藝結尾說出來。

相聲和脫口秀,一個是中國發展已久的傳統民間藝術,一個是剛傳入國內不久的舶來品,連名字都來自 talk show 音譯。它們之前所面臨的困境,像是兩個方向卻又很接近:相聲過時,需要重新贏回年輕人的喜愛并擴大受眾;脫口秀基礎薄弱,也需要擺脫小眾走向大眾。

在德云社通過推藝人出圈、帶動線下演出之后,李誕所在的笑果文化,似乎也選擇了一條相近的路。

從作品到演員,從線上到線下

第二季《脫口秀大會》跟第一季很不一樣。演員儲備更足、來源更廣泛,分別來自笑果在各個不同省市的線下 club 分支,上場前都需要先通過開放麥篩選,賽制也更嚴苛殘酷。

在表演形式上,節目組給了演員持續的完整表演時間;在內容上,你能看到演員們的內容主題很多都圍繞自己的真實生活狀態,而且是此前沒有公開的角度,如思文的婆媳關系和 Rock 的離婚經歷;VCR 也展現了他們私下的生活狀態。

卡姆
卡姆

這樣給觀眾留下記憶點的就不單只是哪個段子或者哪個梗,而是立體、豐滿的一個個演員。每個人的人設都很明確,思文是獨立女性,趙曉卉是車間女工,呼蘭是具有競技體育精神的技術人才,卡姆是炸場王。笑果希望節目結束之后,觀眾印象深刻的不僅僅是“留下兩行獨立的淚水”和“你不上清華北大,是因為不喜歡嗎”,還有講出這些梗的演員本人。

每一位非上海地區的演員上場表演后,李誕還會跟對方嘮嗑一會對方所在城市的線下表演情況,接著給個相應的售票小程序露出,鼓勵觀眾多去線下小劇場買票支持。變著花樣的打廣告,從嘉賓口述,到演員口播,到貼片廣告,涵蓋的城市包括廣州、深圳、濟南等。

第二季的節目邏輯已經與第一季完全不同。

第一季時,是先篩選出適合有才華的演員,給對方上臺的機會,再通過他們和明星嘉賓的表演來塑造節目的觀賞性;現在,重心更多地放在了演員本身,推出演員,再通過粉絲效應引導觀眾去往線下小劇場買票觀看演出。

池子沒有上場,李誕也一直在強調這一季要推新人。但盡管如此,最終入圍前九名的榜單中也只有呼蘭和趙曉卉兩位新演員,其他依然是舊面孔。而皮球、豆豆、孟川等新人,上場次數也不過一二次。

節目結束之后,上場次數較多的楊笠,微博粉絲也只漲到了 7 萬,趙曉卉是 12 萬。不論是從比賽結果還是其他數據來看,笑果在推出新人這件事上完成得并不算很成功。對線下表演的引導,很大程度上也是靠李誕和脫口秀形式本身對觀眾的吸引。

笑果轉型

李誕本人無疑是破圈成功了,出鏡《向往的生活》《奇葩說》《十三邀》等節目,截至目前微博粉絲 709 萬。他已經進入了娛樂圈,而《脫口秀大會》和《吐槽大會》制作的基礎、脫口秀的宣傳很大程度上都需要依靠他個人的人脈資源和流量。

目前來看,與李誕角色定位相似的另一個人是郭德綱,再往前則是趙本山。但德云社主要是郭德綱的德云社,笑果文化卻不只是李誕一個人的笑果。

這家公司成立于 2014 年 5 月,由葉烽、賀曉曦、李誕、張瑛婕四人創辦。團隊多半來自喜劇綜藝節目出身,如董事長葉烽是《今夜百樂門》等綜藝的制片人,制作總監張家瑜是《今晚 80 后脫口秀》執行制片人,內容總監李誕、現在轉至線下培訓的史炎、以及王思文、王建國、池子等演員的演藝事業都始于《今晚 80 后脫口秀》,CEO 賀曉曦也是電視臺綜藝制作背景。

得益于豐富的喜劇節目制作經驗,笑果文化成功出品了《吐槽大會》、《脫口秀大會》、《冒犯家族》等多檔受年輕人追捧的高熱度綜藝節目,平均播放量超過 10 億。在 2016 年到  2017 年的兩年間,又先后完成了從天使輪、A+ 到戰略的多次融資。

但從一開始,笑果就明確自己的目標不能局限于制作節目。笑果 CEO 賀曉曦在接受字母榜的采訪時表示,“肯定不只做制作公司,湖南電視當初教育我們,一定要做產業,雖然沒有特別弄清楚怎么做,但腦子里有這樣朦朧的一個概念。”

因此,笑果在創辦之初就有布局線下,挖掘人才并簽約藝人。但發展方向變得清晰明確起來的時間節點,大概還是在 2017 年之后。

2017 年 2 月,笑果開始定期舉辦免費訓練營,以培養更多脫口秀專業人才;2018 年 5 月,以喜劇為主題的消費空間噗哧 HUB 在上海正式開業。在當時,賀曉曦對線下演出的定位是產出觀眾和人才,輸送至線上生產內容,也就是通過線下小劇場挖掘演員和編劇,把他們用到綜藝節目上,并不指望線下掙錢。

到了 2018 年 11 月,賀曉曦表示,笑果文化的終極方向是一個“年輕人+喜劇+生活方式”的公司。2019 年 3 月的發布會上,笑果也發布了網劇《歡迎下榻好萊塢》、短視頻綜藝《你今天崩潰了嗎》、音樂脫口秀《聲在宏途》等泛娛樂內容,并宣布將打造集美食、青年創業、年輕態喜劇、時尚健身、超酷音樂為一體的社群共享新場地。

這些看起來,都并不怎么“脫口秀”。顯然,當下階段笑果的主要目標并不是制作脫口秀綜藝,而《脫口秀大會》作為已有觀眾基礎的一檔節目,如今承擔更多的責任是加強觀眾對笑果這家文化公司的印象,鼓勵線上觀眾去到線下觀看演出,養成消費習慣。

德云社無法復制

目前喜劇行業發展比較成熟的品牌包括:

趙本山的本山傳媒,線下業務有“劉老根大舞臺”,線上作品有《鄉村愛情》等電視劇,還參與制作電影;
在《屌絲男士》走紅之后,制作《煎餅俠》《縫紉機樂隊》的大鵬;
開心麻花團隊,線下舞臺劇已較為成熟穩定,電影《夏洛特煩惱》、《西虹市首富》、《羞羞的鐵拳》也都票房表現不錯;
以及近年來輿論熱度很高的德云社,通過喜劇節目推出年輕演員,以線下劇場演出為核心業務。

表演行業素來都有“老人帶新人”的意識,如此前趙本山帶小沈陽,開心麻花在電影中給新演員戲份,但目前來看都各有各的困境。電影需要票房收入,但開心麻花依然較為依賴沈騰和馬麗的影響力,因此留給新人的戲份和資源時需要謹慎做取舍;而趙本山的受眾群體偏大齡化,難以吸引年輕消費者。

鄉村愛情天團
鄉村愛情天團

德云社的“推新人”完成度顯然更高。前幾年主推岳云鵬,近兩年發展成“男團偶像”,面向飯圈女孩,包裝郭麒麟、楊九郎、張云雷、孟鶴堂等演員的形象,甚至炒 CP,已經更像一家藝人經紀公司。在這些年輕演員成功積攢忠實粉絲群體之后,德云社劇場便成為了粉絲應援打 call(吁——)的場所,外加全球巡演。

德云社同樣也沒有落下其他娛樂作品渠道,參演電影《祖宗十九代》《老師·好》,年輕演員上綜藝,線下相聲巡演現場錄制完放上優酷,再收一波線上收入。

與上述喜劇團隊/公司相比,笑果的優勢在于影視制作經驗豐富,通過綜藝節目推廣藝人的成功可能性更高。但從《脫口秀大會》第二季來看,并沒能捧出新的藝人明星。

反觀郭麒麟微博粉絲 329 萬,張云雷 619 萬,其他德云社弟子的粉絲數均過百萬,而這個成績并不主要來自相聲喜劇的魅力,更多地是來自男團模式和藝人的個人魅力。無論是笑果還是其他喜劇團隊都難以復制。

笑果的業務模式與德云社較為接近,都有線下劇場、都組建藝人團隊,但公司定位和方向又有差異之處。笑果想做的線下空間并不局限于演出劇場,而是包含其他生活消費場景,另外主營業務還包含制作其他影視作品。換言之,目前它需要通過喜劇來開展業務,但它對自己的定義并不只是一家喜劇公司。

笑果很難復制成為德云社,它的目標似乎也并不在于此。或許,它們可以通過相似又不同的兩條路,就像于謙所說的,“把語言類笑的藝術發揚光大”。


相關文章

{{news.title}}

{{news.author}} {{news.timeFormat}}

正在加載......
时彩族计划软件安卓版